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×
首页 首页 自媒体入驻 三节课 查看内容  

11年的A站,已站在最险峻的生与死边缘?

责任编辑:admin 2018-2-2 16:50 0 条评论
两天前,小编我就在刷新闻时无意间看到了关于“A站融资不畅,服务器或将今晚被关闭”的消息。

本文为三节课新晋内容实习生小球同学作品,三节课联合创始人黄有璨全程指导。

两天前,小编我就在刷新闻时无意间看到了关于“A站融资不畅,服务器或将今晚被关闭”的消息。

身为新媒体人的小编,当时默默叹下一口气:A站又出篓子了。

而到了今天,A站官方微博突然更新,配文:“我想再活五百年! ”并配上大哭表情。

同时,A站网站已经无法打开。

有爆料称,Acfun因融资不畅,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已于近日到期,这直接导致了A站无法访问。

甚至爆料还称:A站近200名员工2017年11月和12月的工资均被拖欠,10月加班费也未发放,社保则由员工自己缴纳,员工正在计划抱团讨薪。

看起来,自成立以来11年来劫数不断却一次次挺过来的A站,又一次面临着生死之劫。而这一次,似乎尤为严重。

之所以说是“又一次”,是因为这样的“生死劫”,事实上在A站过去的发展历史中,已经出现过许多次。

站在这个特殊的时刻,我们想与你一起重新简要回顾一下A站的发展史与那些它曾经历经的大小劫数。

“二次元鼻祖”的诞生与分裂

2007年6月,AcFun成立,名字取意于Anime Comic Fun,最初为漫画连载网站。

2008年3月,AcFun模仿日本视频分享站“NICONICO动画”做出了类似的带字幕的播放器,成为了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,江湖人称“二次元鼻祖”。

2009年,A站迎来自己发展历程中的第一次“大劫”——这一次大劫,持续1年之久,也直接导致了此后与A站分庭抗礼,甚至后来居上的B站诞生。

以下详述本次事件始末。

2009年6月,A站公司内部发生职员矛盾,虽然公司内部矛盾本不至于影响至外部用户群体,但是由于百度贴吧部分粉丝和围观者的参与卷入,事件扩大成派系之争,公司内部管理问题暴露在广大网民面前。

矛盾被曝光后一个月后的7月中旬,A站服务器由于机房故障在近1个月的时间里大范围宕机,全面故障一直延续到8月底A站将全站服务器搬迁至新机房为止。

接连出现的问题也直接导致了创始人xilin在2009年末仅以400万元的低价将A站售出,由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接受相关业务,而此前A站出走的会员bishi已在6月创建了视频分享网站Mikufans(即B站前身),彼时AB还不是敌对关系。(图为2009年的Mikufans主页)

虽然A站在其后的半年过得云淡风轻,还在2010年2月主办了首届反响甚好的Acfun春节联欢晚会。但是好景不长,3月开始A站大量会员因为各种原因在弹幕互喷,事情演化到4月变成会员大量弹幕刷屏,直至5月才由于管理员出面控制渐渐平息。

尽管A站在5月达到了10W投稿量大关,但此前的不良事件,导致大量A站会员表示对网站的印象一落千丈,无奈选择离开A站,来到正式更名为Bilibili的B站。不仅如此,更名后的B站整体风格改头换面,主页也从文字为主、简陋不精美的“山寨A站”一转获得在界面上有压倒性优势的新网站。自此,AB两站扛起对战大旗。(下图为早期某版本Bilibili主页)

致命困境与高层动荡

回顾A站发展史,管理层的动荡是一个贯穿始终的话题,这也某种程度上导致了A站发展策略和方向上的不稳定。

而再深一层,A站本身的存在模式上似乎也存有一个致命的命门——其网站本身并没有提供视频上传的服务,而是多依赖于新浪播客、QQ播客等提供在线视频播放服务的网站(称之为外链),但又与这些网站没有正式合作的关系。另外,也有部分较早投稿的视频存储于up主自备的FTP空间。

如果再赤裸裸一些,我们可以套用A站创始人Xilin的话——ACFUN事实上是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,一直偷偷摸摸、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。

这样的模式在此后很长时间内构成了极大束缚,将成为A站发展过程中无法摆脱的阴影。

回到2009年。

上文已经提到,2009年末,A站创始人Xilin将A站售出,由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接管。

陈少杰接管后的2010年至2013年,A站虽聚集并培养了了众多二次元文化爱好者,但是经年累月只出不进,盈利问题困难重重。

为求变局,2013年初,陈少杰加大了对A站的管理及投入,并孵化出了ACFUN生放送直播,时为国内最早的游戏直播平台。这个前期用户基本都由ACFUN.com导入的平台在2014年1月1日起正式更名为了斗鱼TV。

2014年4月,求变成功的陈少杰决定抛下“基因有问题”的A站,将斗鱼剥离出来单独融资,此后斗鱼也渐渐成为国内直播界不可忽视的一个村庄,其估值也大大高过A站,不得不令人感叹造化弄人。

2014年4月,奥飞娱乐创始人蔡东青收购了A站92%的股权,陈少杰保留8%股份。同月,时任A站站长赛门出走创办阡陌视频社区,出走时在微博留下这样一段充满无奈的话——

“因和投资人理念不同,即日起我将离开AcFun,诸君江湖再见。没有人比我更爱这个网站。”

2015年1月,A站在北京成立了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正式从武汉迁往北京。

剪不断理还乱的版权与资质纷争

奥飞入股后,A站营收困局并未改善,倒是迎来了一波新的困境。

2014年12月,上文提到的A站“模式”命门首次被人戳中。其时,优酷多次给A站发来版权信,提及A站站内大量内容未经优酷许可使用,但并未被A站重视。

于是,2015年3月,优酷土豆正式起诉A站侵权,这也是A站的版权问题首次被曝光于大众目光下。

此后几个月内,一时间网络上各种传言层出不穷,诸如“A站公司前高管被拘”、“技术团队和高层纷纷离职”、“Acfun与优酷土豆签订1800万侵权行为谅解书”的消息纷飞。

然而,这一看起来可能会危及A站生存根本的事件最后却以一种极为戏剧性的方式划上了句号——

2015年8月,官方宣布,AcFun获合一集团,即原来的优酷土豆集团5000万美元A轮融资。

但好景不长,A站还未从版权纷争中喘过气来,新的劫数又急急袭来。

2015年11月,A站被曝无证经营遭相关部门警告并处罚。

无证经营,这意味着什么?A站在没有相关执照的情况下经营了八年之久!

此后,A站旗下域名acfun.tv与acfun.com被列入黑名单,按照监管部门规定,进入黑名单的企业无法申请ICP备案和许可。

而A站在此间暂时性解决域名危机的方式,是启用了土豆网二级域名acfun.tudou.com——通过挂靠到土豆网规避了域名风险。

直至2016年9月,A站的新域名acfun.cn/acfun.net才正式通过ICP备案。(如下图)

2016年11月,中文在线正式公布以2.5亿入股A站,然而这并未给A站带来好运,相反,“资质”问题仍然继续困扰着A站。

2017年6月,A站因为不具备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,而被***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。此后不过短短2个月,A站又因为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被罚款12万元。

从数据来看,2017年6月份前A站实际拥有 60 万 up 主,每日生产 11000 个原创视频,用户日停留时间 54 分钟,日PV 5500 万,但随后A站关掉 70% 的UGC内容,数据随之一落千丈,仅日活一项就从年初的800万掉到160万,可见这一系列纷争给A站带来的影响。

而同时期的B站,则朝气蓬勃的发展着,不仅在用户体量上高歌猛进,在资本市场和商业化方面的进展也开始遥遥领先于A站,不仅令人嘘唏。(下图为A站B站月均DAU)

生存,还是死亡?

根据披露的信息,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,净亏损达1.13亿元,而到了2016年,A站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,净亏损达1.46亿元,净亏损大幅提高。

2017年11月,深陷盈利困境的A站网站出现无法访问状态,长达72小时,江湖纷纷传言“A站或将关停”。

然而,3天后,A站发布微博,一句“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‘m back ! ”宣布满血复活。

未曾想到,如今,仅仅不过3个月时间,A站又一次站到了生与死的十字路口。这一次,它的劫数,变成了资本。

数据显示,今天A站在微博的这句“我真的还想再活500年”获得了无数网友的支持,知微事见数据显示该条微博的传播最大深度达9层,但是,如此众多的网友们的支持和关注能救得了A站吗?

可以说,历史以来的诸多劫数中,这可能是距离“A站关停”这个话题最近,也最严肃的一次。

但,截止本文发稿前,江湖又有传言——A站的融资已达成共识,阿里和云峰基金即将正式入股,而原有的大股东奥飞将逐渐淡出。

但,消息尚未获得官方证实。(如下)

无论事态真实情况如何,可以肯定的是,留给A站的时间已经不多。过去,命途多舛的A站往往能逢凶化吉、转危为安,我们也真心希望,这一次,身为“二次元鼻祖”的A站还能够唱响“AC在,爱一直在”。(完)



    来源『360互动新媒体网』,新媒体资源QQ群:194825209,管理员微信:peanutnote,转载请保留出处: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(0)

相关阅读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网站地图|新媒体交流群:228079389|360互动新媒体网 ( 沪ICP备14023467号-1   

© 2014-2017 360互动新媒体网 Powered by 360hudong.com X3.2

QQ